此仗过后,国民党名将感叹:这支部队装备低劣

发布时间: 2019-03-06

浓重的焦糊味跟泥土的气息,使徐向前感到窒息、卜福式山炮炮弹爆炸的苦辣味呛他连连咳嗽。大悟仙山在炮火中悲鸣、痉挛,倒水河淹没在浓烟烈火之中。

30分钟的炮火急袭终于停止。敌军第二师第五旅旅长郑洞国随他的第九团、第十团一道渡过倒水河,在柳林河边设破旅指挥所,指挥对红军的进攻作战。

“敌人的飞机来了!”陈昌浩仰着头,凝视天空。

在此次进攻时,陈持续以黄杰第二师作为主攻部队,堪称是殚精竭虑。第二师在1932年2月刚参加对鄂豫皖红军的“围剿”时,在潢川一战中遭受重创,师长汤恩伯先撤职后调任八十九师师长。蒋介石任命他的爱将黄杰接任师长。在此次七里坪大战中,黄杰如同红了眼的赌徒,信念和红军决一雌雄,以雪潢川之耻。

此时,北面酒醉山也受到敌人第三师第九旅第十七团、第十八团的袭击。首先与敌接上火的是部署在倒水河东岸的红十二师前沿阵地之警卫部队。酒醉山阵地上空,敌人飞机盘旋侦查、轮流轰炸。十二师前方警戒军队采取逐次抵抗战术,以图迟滞敌人行动,为主阵地多赢得一些备战时间。

红军按照陈赓的命令,顺利击退了敌军第一次冲击。红军借助有利地形,充分施展轻重机枪之威力,尤其是手榴弹,居高临下抛掷,发挥极大威力,三次击退敌之冲锋。

从迹象判知,敌人的盘算是侦察我方阵地设施及兵力设备。陈赓觉得,敌人正规军果然本事不凡,到鄂豫皖还不跟这样认真的敌人交过手。他高度小心起来,向各阵地发出第一道命令:“各阵地仅以少数兵力监视敌人举措,凡濒临我阵地者,待进到最近距离再开火。轻重机枪火力点不要轻易袒露。”

随着飞机的逼近,响起机枪点射的“哒哒”声,一连串炸弹从飞机上倾泄到地面上来。山坡上、大路边、倒水河东岸,一个个土柱凌空而起,七里坪镇也中了炮弹。

1932年8月15日凌晨,在红军与国民党部队之间发展的七里坪大战即将开始之际,红四军方面军总指挥兼第四军军长徐向前来到大悟仙山顶,左顾右盼地观察着战场上的地形。

滚滚浓烟,吞没了清澈宁静的天空。倒水河西岸,各路敌人跃出暗藏阵地,沿沟沟坎坎开端进攻。

忽然,空中传来越来越响的发动机声。徐向前朝南一望,看到天边有四个小斑点。这四个小雀斑像是在黎明的天空中浮现的乌鸦,始终朝北飞。

徐向前站在大悟仙山顶上,从望远镜里着到黑压压的一群敌军向大悟仙山逼近,迫近……

突然间,大悟仙山顶枪声大作,千万条火舌扑向敌军,山顶上腾起无数红军,翻江倒海般地席卷下来,冲向敌群。一场血战随即开展!

第一次攻打,约一营的敌兵力冲向十二师阵地。他们分为若干小队,超越倒水河,向前推进。敌人少量炮兵也进行着盲目射击。